永不磨灭的“红色基因”

 2017-09-04 16:38:56 来源:拉菲2_拉菲2登录_拉菲‖下载平台欢迎您! 时间:2018-02-06 16:46

4月的白洋淀,春回大地,草长莺飞。

虽不是旅游旺季,但雄安新区的设立让白洋淀的游客数量猛增。

“这里不只是新区,还是革命老区。”望着如织的游人,白洋淀雁翎队纪念馆原馆长周润彪不禁感叹,“看这些芦苇荡,就是抗战时我们队伍最好的‘天然保护伞’啊。”

正如周润彪所说,抗日战争时期属于冀中根据地的雄安新区,是一块红色的土地、英雄的土地。新区的骨子里,有着老区传承下来的“红色基因”。

周润彪介绍,抗日战争中,在冀中平原的白洋淀地区,活跃着一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水上游击队——雁翎队。因火枪和大抬杆引火处容易被打湿,常用雁翎堵塞,雁翎队因此而得名。

“雁翎队是神兵,来无影去无踪,千顷苇塘摆战场,抬杆专打鬼子兵。”这首抗日战争时期流传在白洋淀的民谣,记录了雁翎队的神勇。

周润彪告诉记者,雁翎队在中共新安县(今安新县)三区区委领导下,凭借社会基础牢、水上本领强、熟悉地理环境等优势,出没于芦苇荡,端岗楼、除汉奸、痛打包运船,截断敌人水上运输线,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成为一支独具特色的冀中抗日武装力量。

《白洋淀志》中有这样一段话:“抗战期间,雁翎队历经大小战斗近百次,击毙、俘虏日伪军近千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在中国抗战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后来,因影视作品《小兵张嘎》而家喻户晓的抗日英雄“嘎子”,就是以雁翎队队员为原型塑造的。

如果说雁翎队的故事反映了白洋淀地区军民因地制宜、抵御外辱的英勇机智,那么发生在雄安新区一个关于“生死约定”的故事,带给人们更多的是震撼和感动。

1943年3月,后来成为开国中将的旷伏兆调任冀中第十军分区政委,当时刘秉彦是第十军分区司令员。军分区司令部驻地,就在雄县米家务村。

两人在一起工作后配合默契,患难与共,领导冀中军民顽强地抗击日本侵略军。

1946年上半年,冀中第十军分区平南支队参谋长任子木在一次剿匪战斗中负伤,抬回到分区司令部后,旷伏兆和刘秉彦为了照顾他,当晚三人睡在同一个炕上。第二天拂晓,刘秉彦叫睡在他右边的任子木起床,连叫几声不见动静,伸手一摸,发现任子木身子已经冰凉。

怀着悲痛的心情,刘秉彦和旷伏兆许下这样的约定:“人为革命而死,死得光荣。我们生没带什么来,死也只能赤条条地走啊!我们两个以后死了,一个埋在大清河岸,一个埋在永定河岸,仍然为平津保三角地带的人民站岗!”

1996年6月4日,旷伏兆逝世。年已81岁的刘秉彦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与旷伏兆夫人许更生等人一起为旷伏兆送行,把他的骨灰撒埋到了原冀中第十军分区司令部所在地的河北省雄县米家务。两年后的1998年7月21日,刘秉彦将军也跟随旷伏兆将军而去,其骨灰就安葬在两人生前约定的地方。

“作为敌后抗战最艰苦的地区之一,雄安新区三县的抗战故事还有许多。”曹宏君说,在容城县北后台烈士陵园,安葬着1940年冬因反扫荡英勇牺牲的八路军三十二团497名抗战烈士;狼牙山五壮士中的两位烈士胡德林和胡福才,也是容城县人。

革命前辈们用鲜血和生命,为雄安新区种下了永不磨灭的“红色基因”。






    上一篇:以人民的名义致敬那些永不磨灭的番号!
    下一篇:沂水桃棵子村,永不磨灭的红色记忆!
    1. 吉利MPV概念车上海

      吉利MPV概念车上海

      4月19日,吉利汽车携旗下博瑞、博越、帝... [详细]

    2. 重庆泛语科技在北

      重庆泛语科技在北

      签署捐赠协议 9月1日,重庆泛语科技有限... [详细]

    3. 漫游费取消了 流量

      漫游费取消了 流量

      漫游费取消了 流量无漫游时代还有多远... [详细]